叶莲秋

在下叶莲秋,圈名莲爷,仅腐女,虽然写文但文笔超烂QAQ扩列吗_(:з」∠)_

深夜惆怅

昨天大概是今年最后一个“夏天”了。明明下午还在咒骂天气炎热,汗水湿腻。现在又不禁感慨,秋天易逝,冬天也快了吧。
然而就是在这么燥热的天,我看到自己心爱的太太产了对家(大概)的粮,内心突然一下就炸了,作为一个鼠猫党,本命cp是绝对不逆不拆的。ooc都不在接受范围内,更别说对家了,真的很难过,很暴躁。然而真实情况是我表面平静的上学,写作业,与数学题相伴一夜。
真的超级丧

我是魔鬼。我有毒,一边写一边哭,没完结不要慌,我是亲妈,会he的,如果我还会继续写的话 @Wolfie 再来看一遍?

嘤嘤嘤,咱群已经冷清很久了,有没有甜心愿意来玩~窝就素那个人人可欺的群主QAQ来嘛来嘛~~~顺便扩一下我嘛_(:з」∠)_

为什么没人吃这对呢

#占tag致歉
难道大哥和枯叶不好吃吗?明明两个人配一脸,各方面都配一脸啊,这么多年我也就在贴吧看过一篇关于他俩的,不过那个太太后来坑了……我好饿啊,我是萌了什么极地冷门cp吗T_T有没有人产粮给我吃一口啊T_T

纯粹吐槽一下

生平最恶心的,大概就是颜狗直女癌去关注同性恋,完了但凡有一方长的不好看没有钱,就觉得不能接受骂骂咧咧,我麻烦你有多远滚多远,没爆粗口骂你是给你面子了,你既然纯看脸,就别来假惺惺说什么你觉得同性恋也没什么大不了,滚字怎么写你是不是不会?

论熊孩子该不该揍(2)

不好意思,拖了这么久才更新……希望还有人看QAQ

2.第二天,沈巍把赵云澜送到幼儿园,和他说:“放学乖乖等我,别乱跑。”

在龙城大学上完课,打算收拾东西去接孩子的沈巍,被一女学生叫住了。

“教授,刚刚课上有个问题我没听懂,您能重新给我讲一遍吗?”

沈巍不着痕迹地看了眼手表,带着歉意对学生说:“抱歉,我今天有事,改天行吗?”

女学生失望的小声抱怨了一句,“可是这个问题我在做的课题要用到啊……”

沈巍又看了眼表,接过学生手上的笔记本,耐心地重新给她讲解了一遍。

“现在明白了吗?”沈教授再次确认了一遍。

“恩!谢谢教授,那我先走了。”女学生心满意足地离开了。

沈巍四下打量了一番,心念一动,转瞬间,教室空了。

不过眨眼功夫就出现在幼儿园门口的沈巍,礼貌的向看门老大爷询问却得知赵云澜已经被老师送回家的消息。

匆忙道谢后,沈巍转身消失在了无人的巷子里。

一打开门,就闻到一股硫磺燃烧的味道。

赵云澜背对着门口,手里拿着一张正在燃烧的纸符。鲜红的火舌几乎舔到了赵云澜白嫩的小手。

“赵云澜!”沈巍像是气极了,语气不善地喊了声他的名字。

小赵云澜手一抖,火便灭了,将剩下的半张符扔到一边,跑到门口伸着两只短胳膊求抱抱。

沈巍将身后的房门一关,径直走到沙发边上坐下,面色不善。

赵云澜委屈巴巴地跟上去。扒着沈巍的膝盖,不开心地撅着嘴,说:“为什么不抱我!”

沈巍还是没抱他,反而特别严肃地问他,“刚刚那个纸符从哪来的?”

“我自己画的啊,怎么了?”赵云澜有点困惑。这个时候不应该夸自己嘛!为什么这个表情!不开心哦!

沈巍眼睛都红了,问他:“你知不知道玩火很危险?万一伤到你自己怎么办?”

赵云澜歪头,“会吗?”

沈巍不禁提高了音量,“这次不会下次呢!哪天你一个人在家出了事,你让我怎么办!”

赵云澜“哇”地哭了出来。觉得委屈极了。他从来没凶过自己的!今天居然凶他。

沈巍顿住了,手忙脚乱地给赵云澜擦着眼泪,柔声哄他,“对不起,我不该凶你。别哭别哭,我抱抱你好嘛?”

赵云澜攀着他的胳膊往他怀里爬,鼻涕眼泪直往沈巍衣服上糊,哭得直打嗝,“坏人,坏蛋,呜呜……讨厌你……”

沈巍有点难过,是被讨厌了吗……

赵云澜一边嗷嗷地哭一边偷偷观察沈巍的表情,发现他好像有点难过,连忙“吧唧”一口亲在了沈巍脸上。

“喂,你不是在哄我吗?居然还要我亲你哦。”赵云澜不满地嘟囔。

沈巍低头,薄凉的唇贴在了小赵云澜的额头上,轻轻的,小心翼翼的,像是怀里的不是个小屁孩,而是名贵的绝世珍宝。

“答应我,以后不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了,好吗?”沈巍带着点期冀的笑意,将赵云澜抱得更紧了。

赵云澜嘟着嘴,趴在他怀里,上下晃了晃脑袋,“好吧,以后不会再玩啦。”

沈巍像如卸重负般,脸上的笑意终于漫到了眼底,“真乖,带你出去吃饭好不好?”

赵云澜从他怀里蹭出来,开心得说:“好呀好呀,还要吃冰淇淋和棒棒糖!”

沈巍站起身,拉着他的小手,说:“好。我们先换个衣服再去好吗?”

换好了衣服两人就手牵手出门了。

赵云澜叽叽喳喳的声音一直在身边环绕,沈巍手心里的温暖一直传达到了心头。

虽然皮了一点,但有这样的宝贝在身边,好像天大的烦恼也不再是回事了啊……

睡前默默嘀咕一句,今天从锤基跨到巍澜,脑壳疼_(:з」∠)_明天还要考试……唉,滚去睡觉了|ω・)朱老师晚安~(。・ω・。)ノ♡

论熊孩子该不该揍

ooc预警!!!成年巍×幼年澜(暂时不会发展成爱情)养成系列,不催无更系列。先放第一节试试水,以下是正文_(:з」∠)_
 

1.“云澜,到点了,去睡觉。”沈巍对书房里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小赵云澜说道。

“不急不急,等会就睡。”赵云澜头也不抬,还带着点孩子气的声音漫不经心地说。

沈巍走近他身边,赵云澜却将手里的东西藏了起来。

沈巍伸手把他抱起来,带到浴室门口,“快去洗澡吧,已经很晚了。”

赵云澜撇撇嘴,进了浴室。

两分钟后,浴室里传来一阵歌声,稚嫩却动听。

但是,有的人偏偏不解风情……沈巍坐在沙发上,看着手里的书,对浴室的方向轻声说:“云澜,很晚了,不要打扰到邻居休息。”

赵云澜气得把莲蓬头拿起来四处乱喷。浴巾,睡衣全都湿透了。

赵云澜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坏笑,朝外面大喊大叫:“沈巍!睡衣湿啦!快给我重拿一件!”

沈巍单手揉了揉太阳穴,将手中的书放下,重新给赵云澜拿了套睡衣。

没料到门一打开就被淋了一身水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赵云澜关掉水站在边上,为自己的“战果”大笑。

沈巍低着头,看不见表情,好像是生气了。

“额……你,你生气啦?”赵云澜有点心虚地凑近,抬头看了眼沈巍。

沈巍转身,拿了条干净的毛巾回来,将赵云澜擦干净。

“你自己回房间重新拿套睡衣吧。我收拾一下。”

赵云澜如获大赦,赶紧跑掉了。

钻进被子里后,赵云澜默默地等沈巍来给他讲睡前故事。

可是左等右等,沈巍还是没来。

赵云澜跑出房间一看,沈巍还是穿着湿着的衣服,坐在客厅,面无表情。

他磨磨蹭蹭地挪过去,讨好的说:“沈巍,去换套干衣服吧,夜里凉。”

难得的,沈巍没像以前一样,温柔的回他话。

“沈巍……沈巍……沈巍……你别不说话啊……”小赵云澜拉着他放在膝盖上的手,晃了晃。

沈巍还是没反应。

“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,我不该洒你水……你别生气嘛……”赵云澜主动认错,态度良好。

沈巍就是不搭理他。

“哇!呜呜呜……沈巍沈巍……我错了……呜呜……”赵云澜眼眶一红,眼泪说掉就掉。

小孩子的眼泪永远是杀伤力最大的武器,沈巍本来就没有多少的气,瞬间消失殆尽,只剩下藏不住的心疼。

沈巍叹了口气,给他擦了眼泪,说:“别哭,我没生气,你快去睡觉吧。”

赵云澜的眼泪也是说收就收的,他眨了眨还泛着水光的眼睛,带着一点不确定,可怜巴巴地看着沈巍,问:“真的没有生气吗?”

沈巍忍不住笑了,摸摸他的头发,“去床上躺着,我一会就来,听话。”

赵云澜这才笑了,蹦蹦哒哒地跑回床上。

沈巍换了身衣服,擦干了头发,在赵云澜床边坐下,打开了那本赵云澜睡前必听故事书,开始给他念。

“沈巍,上来,今晚我想和你一起睡~”赵云澜挪出半个床的位置,让沈巍躺上来。

甜甜的带着讨好的要求总是那么让人难以拒绝。

沈巍上床盖好了被子,赵云澜自觉的钻进他怀里,“要抱抱~”

他总是知道如何哄沈巍开心。

沈巍抱住他软软小小的身体,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他的背,语调温柔:“睡吧。云澜。”

很快,赵云澜便在他怀里进去了梦乡。两只短胳膊搂着他的腰,像是怕他半夜跑掉一般。

沈巍无声的笑了,在赵云澜发顶亲了一口,“我最亲爱的,晚安。”

可能永远没有下一个的土味情话梗

1.阿斯加德大学有位出了名的校霸,风流倜傥,沾花惹草。

然而最近学校里传起了一个谣言——校霸雷大锤看上了大一新生洛小基!

这天,雷大锤带着一帮弟兄,堵住了洛小基。他单手壁咚,将洛小基困在他和墙之间,轻佻地凑过去,说:“最近有谣言说我喜欢你,我要澄清一下,那不是谣言。”

洛小基翻了个白眼,“神经病。”一把将雷大锤推开走了。

雷大锤摸着下巴,心想:很好,小妖精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。

众小弟看大哥一脸痴汉笑,默默在心里念叨:完了完了,大哥已经傻了。

和朋友 @-WWWolfie- 一起开了新坑,大概是小段子那种,以后会不断放出来的_(:з」∠)_